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明确提出要“切實提高教師待遇,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引起社會好評。實際上,早在2005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第二十五條就已經明确提出: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于或者高于國家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并逐步提高。

遺憾的是,這些規定在一些地方還沒有得到落實。要從根本上解決教師待遇問題,必須從教育經費投入機制改革和教師績效工資機制改革這兩個“牛鼻子”入手,切實破除教師待遇低的根源性問題。

當前,我國基礎教育普遍實行“分級辦學、以縣為主”的經費投入體制,基礎教育經費保障由縣市财政為主,強調縣域均衡。這就使得縣級财政實力直接影響教師待遇——各地經濟發展水平和地方政府财政實力的差異,導緻了教師待遇的不同,地區間差異極大。尤其是在一些地方政府債務居高不下的現實背景下,不少地區甚至出現拖欠教師工資的問題。

要讓中央政策落實到位,就需要改變教師待遇的區域間差距。事實上,我國教育均衡的目标,絕對不應該僅是縣域内的均衡,也應包括全省、全國範圍的均衡。随着稅制的不斷改革,省級政府和國家層面也更有能力實現整體性的統籌和均衡。因此,改變教師待遇,實現區域均衡,就要改變現行的教育投入機制,建立以縣級财政、省級财政和國家财政三位一體的投入機制,從全局層面統籌基礎教育的整體投入。

另一方面,現行教師的績效工資機制,也嚴重制約了教師的主觀能動性。國家實施獎勵性績效工資和基礎性績效工資相結合的績效工資構成機制,本意是要調動教師的積極性,營造“能者上,庸者下”的競争氛圍。然而,在實際執行過程中,由于績效工資的總量按照教師數額提取,等于是把教師應有的收入拿出來和其他人做二次分配,很難真正體現教師的教學課時和業績。同時,不少教師都反映,學校教學管理人員和行政事務人員由于占有政策制定權、解釋權和執行權,其工作量遠不如一線教師,績效工資總額卻比一線教師多,造成了很大的不公平。

要解決這一問題,就要盡快完善教師績效工資制度,改進績效考核辦法,使績效工資充分體現教師的工作量和實際業績,營造一種“按勞分配為主、多種分配機制相結合”的良性分配機制,形成公平、公正、公開的績效工資發放環境,從而充分調動教師的積極性、吸引更多的優秀人才投身教育事業,提升基礎教育的整體質量。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要求切實提高教師待遇,重申要完善中小學教師績效工資制度,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者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

兩辦發布的《意見》指出,要完善中小學教師績效工資制度,改進績效考核辦法,使績效工資充分體現教師的工作量和實際業績,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落實艱苦邊遠地區津貼、鄉鎮工作津貼以及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艱苦邊遠地區鄉村教師的生活補助政策。依據艱苦邊遠程度實行差别化補助,做到越往基層、越往艱苦地區補助水平越高。進一步完善特殊教育教師工資保障機制和職業院校内部收入分配激勵機制,擴大高等學校收入分配自主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加快構建優秀人才終身從教機制,教師地位待遇是關鍵一環。據教育部數據,教育行業國有單位在崗職工的年平均工資水平已由2010年的3.98萬元提高到2016年的7.75萬元,教師職業吸引力進一步增強。

這個消息對于廣大教書育人的老師而言的确是一個好消息,我們也希望這個《意見》能盡快地得到落實和推行。把目光投向海外,看看其他國家教師的工資待遇與公務員相比處于怎樣的水平,又按照什麼标準來進行發放呢?

 

澳大利亞:扁平化工資分配 最頂級教師到9萬澳币封頂

據《全球華語廣播網》澳大利亞觀察員胡方介紹,在澳大利亞,教師的工資基本上和公務員的平均薪酬持平,工資待遇較其他職業有扁平化的特點,總體上提升的空間不大。不過它的優勢在于假期多、工作時間短、養老金的待遇也相對較高。澳大利亞教師的平均工資按照公立中小學教師的标準薪酬,2016年的數據約為78000澳币,約合40萬人民币。這一數據基本和澳大利亞整體的平均薪酬持平,但是略低。雖然澳大利亞中小學教師的工資并不突出,但因為一些潛在的優勢仍然較受歡迎。首先是假期多,一年澳大利亞的中小學會有四個假期,不算上公衆假日和雙休日,僅長假就接近四個月,而且對于教師而言都是帶薪假期。另一方面,由于澳大利亞學校上課的時間較短,每天學生從9點上到3點,雖然教師上班時間會略比這個長些,但是仍然比其他職業要短。如果按照時薪标準來計算一個教師的收入,實際上教師的收入會高于很多看起來年薪更高的職業。此外,在獲得養老金方面,教師職業和政府公務員一樣享受每年17%的工資養老金,這比其他職業9.5%的養老金來的更多。

澳大利亞剛入職教師和資深教師的工資差距并不明顯,最頂級教師到9萬澳币就基本封頂了。而反觀公務員,職務級别提升、收入增加的空間會更大。這種扁平化工資分配的好處是,很多剛入職的教師能獲得不錯的起薪,而缺點是如果要更上層樓,突破十萬澳币大關,即使是資深老教師也比較困難。

 

俄羅斯:收入差距不大 但隐形福利方面天壤之别

在俄羅斯,教師和公務員的收入差距不算是特别大,但是隐形福利方面卻有着天壤之别。公務員在俄羅斯是收入最高的工作之一,三分之一的俄羅斯年輕人都希望成為公務員。俄羅斯66個行政區的地方公務員工資是當地平均工資的一倍半。相比較而言,俄羅斯教師的工資水平稍顯遜色。

據《全球話語廣播網》俄羅斯觀察員張舜衡介紹,以義務教育階段的教師平均月工資為例,隻有32000多盧布,約合不到4千元人民币,類似于俄羅斯初級醫生的收入水平。俄羅斯各地教師的收入差距非常懸殊。首都莫斯科薪資明顯高出全國平均水平一倍,教師的月工資約合8千元人民币。在社會福利方面,公務員享受的很多優惠政策是教師無法想象的。每當選舉臨近,地方行政長官希望以此拉攏最親近的公務員群體。高級别政府官員可以開公車、住别墅、使用專用通信設備,甚至級别比較低的官員也享受到不同的優惠政策。為了增加教師收入,俄羅斯教育部改革蘇聯時期的固定工作制度為教師新勞動工作制度,新制度在保留了基本工資、補償性工資以及有限且不确定獎金的同時,引入了激勵性工資。一般根據教師的工作成果和效率确定,具體指标既包括學生發展方面的考核,也包括教師自我提升的成績,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教師收入的不足。

 

德國:收入存在地域、學校類别的差異

德國教師分為公務員和職員兩種,前者是根據公務員工資等級享受薪金待遇,而後者則根據入職合同工資标準來領取薪水。德國教育事務是由各聯邦州主管,所以在教師待遇方面存在一定的地域差異,其中柏林的平均水平最高,中學教師月均工資約5000歐元;萊法州最低,中學教師的工資大概是3500歐元。

據《全球華語廣播網》德國觀察員薛成俊介紹,在德國,教師并不是一個輕松的職業,除了獲得執業資格的條件比較嚴苛,工作任務也是相當繁重。根據2016年的數據,德國教師的平均年薪為55252歐元,在歐洲屬于較高水平。德國教師的收入除了因地域和學校類别不同而有所差異,與教齡的長短也有直接關系,如中學教師教齡超過15年後的平均年薪可達到6萬歐元左右。不過教師在德國并不是一個輕松的職業。首先取得教師資格并不容易,德國沒有師範大學,要成為教師必須首先大學畢業後再進行專門的培訓;教師的工作也非常繁重,雖然德國大部分的學校隻有半天上課,但是教師一般都要教授兩門功課,每周工作的時間達56.8個小時。很多人還認為教師有許多的假,實際上很多教師在假期要給學生批改作業,參加培訓進修等,真正能享受到的假期與普通人一樣也隻有30天左右,所以以工作量和付出的辛勞來看教師在德國并不屬于高收入階層。

 

教師待遇問題一直是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尤其是基層教師們的工資待遇更令人憂慮。比如,此前有媒體曾報道,黑龍江部分工作了20多年的基層教師,每月到手的工資隻有2000多元,另據調查顯示,有高達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鄉村教師每月可支配工資僅有1500元左右。在此語境下,意見要求切實提高教師待遇,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這對于廣大教師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喜訊。

事實上,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這一提法并不新鮮,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至少已有十多年曆史。1994年1月1日實施的《教師法》第二十五條明确規定:“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于或者高于國家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并逐步提高。”2006年9月1日實施的新《義務教育法》第三十一條指出:“各級人民政府保障教師工資福利和社會保險待遇,改善教師工作和生活條件;完善農村教師工資經費保障機制。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于當地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前段時間,教育部發布《縣域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督導評估辦法》,其中明确提到,縣域義務教育學校教師工資收入不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但實際上,很多地方的教師工資不僅大大低于公務員水平,且還面臨着拖欠、發不出錢等窘境。

此次,意見再次強調“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顯然意味着教師收入偏低的現象已然存在,而且較為普遍。但問題是,既然《教師法》《義務教育法》早已明确,規定“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各級地方政府就應該嚴格執行相關法律要求,而不能讓其淪為空頭支票。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一種悲哀。從另一個層面也折射了這樣一個尴尬的事實:“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實際上并沒有得到不折不扣的充分落實。

因此,确保“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除了發文要求之外,還要在法律執行上加大力度,進一步細化完善配套相關法律規定,強化其可操作性,保證能監督、可追責,督促相關部門落實好相關政策,提高教師待遇,改進教師職稱評審,讓教師安心從教、矢志從教。特别是随着二孩政策的實行,未來國家肯定需要更多的教師,盡快增強這個行業的吸引力顯得尤為迫切。

保障教師薪資待遇,是改善教育環境的第一步。希望“确保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能夠真正落到實處,為教師精心從教創造條件,在更大程度上促進教育事業發展,并促進社會公平公正。